详情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科普教育

高龄二胎孕妇心理健康影响因素分析及保健需求调查

发布时间: 2023-09-08 10:30:46 浏览次数: 7306来源: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
调查显示2016年我国高龄孕妇占比达到了20%,且有很大一部分为二胎高龄孕妇[1]。医学领域一致认为女性的最佳生育期是25~29岁,而高龄孕妇发生妊娠并发症及不良妊娠结局风险会明显升高[2]。多项研究显示,孕产妇受妊娠带来的生理变化及心理应激,是焦虑、抑郁等常见心理问题的高发群体,而相比普通孕妇,高龄孕妇更易因担心胎儿健康、妊娠并发症等因素而产生不良心理[3-4]。研究显示[5],孕期母体心理应激是引发不良妊娠状态、导致子女神经行为问题的重要因素,且有30%孕期焦虑、抑郁可进展为产后抑郁,影响产妇的身心健康。本研究对高龄二胎孕妇孕期的心理健康状况及孕产期的心理保健需求开展调查,旨在为更好地开展高龄二胎孕妇心理保健服务提供理论依据。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21年3月-2022年3月在本院妇产科门诊规律产前检查并住院分娩的高龄二胎孕妇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①年龄≥35岁;②二胎妊娠;③自然受孕,且在12孕周内建卡;④定期产前检查;⑤临床资料完整。排除标准:①家族有精神疾病遗传史;②孕前存在严重精神或神经系统疾病;③孕前明确存在不宜妊娠相关疾病(如先天性心脏病、中重度高血压、中重度糖尿病等)。所有研究对象对本次调查知情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本研究通过了医院伦理委员会的审核批准。

1.2 调查方法

调查工具为焦虑自评量表(SAS)、抑郁自评量表(SDS)和本科自行设计的《孕期心理保健知识及需求调查表》。SAS、SDS各设20个条目,均采用4级评分法,从“无/很少有”到“绝大多数时间”依次计1~4分。得分越高表明焦虑、抑郁症状越严重,SAS得分>50分判定为焦虑,SDS得分>53分判定为抑郁。《孕产期保健需求调查表》由《孕产期保健知识需求》和《孕产期心理保健需求》两个问卷组成,《孕产期保健知识需求》涉及孕期各阶段生理变化、胎儿监测、孕期自我监护、流产/早产预防、孕期饮食及作息、胎教常识、孕期用药及性生活、孕期情绪调节等共15方面内容,孕妇根据自身需求选取当前最想获取的3项保健知识;《孕产期心理保健需求》设8个题目(主要涉及是否愿意接受孕产期心理健康筛查,是否愿意接受孕产期心理保健服务,希望获得的孕产期心理保健内容,孕产期心理保健知识获取途径,孕产期心理保健的提供机构、提供者,影响到心理保健门诊就诊的原因等方面)。调查员由妇产科医生或护士担任,事先接受统一培训,并安排质控人员把控每份问卷的质量。

1.3 统计学方法

调查数据采用双录入法录入EpiData3.1软件,校对后使用SPSS 23.0统计学处理。计数资料(%)比较采用χ2检验,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X±s)比较采用t检验;多因素分析采用logistic回归分析。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调查问卷

共194例入组,剔除有缺漏项或未应答问卷6份,有效问卷188例,有效率96.9%。其中孕早期(<12周)56例、孕中期(12~28孕周)74例、孕晚期(29孕周~分娩前)58例。

2.2 焦虑、抑郁发生情况

通过心理评估,71例存在焦虑、抑郁症状,发生率为37.8%%。其中45例(23.9%)存在焦虑症状,26例(13.8%)存在抑郁症状。不同程度焦虑、抑郁检出率有差异(P<0.05),焦虑、抑郁均以轻度为主。见表1。

2.3 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单因素分析

不同年龄、户籍、职业、距离上次分娩时间、居住环境、医疗支付方式、一孩性别、首胎分娩方式及首胎是否足月分娩孕妇的焦虑、抑郁发生率无差异(P>0.05);不同文化程度、流产次数、家庭月收入、夫妻关系、婆媳关系孕妇的焦虑、抑郁发生率有差异(P<0.05)。见表2。

image.png

image.png


2.3 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多因素分析

将单因素分析显示有统计学意义的因素作为自变量,以是否发生焦虑、抑郁作为因变量,做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文化程度(大专/本科、硕士及以上),家庭月收入>10 000元是高龄二胎孕妇妊娠期焦虑、抑郁的保护因素(P<0.05);夫妻关系不和、婆媳关系不和、非计划妊娠、有二孩性别期待是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危险因素(P<0.05)。见表3。

image.png


2.4 孕产期保健知识需求

高龄二胎孕妇孕早期关注度最高的保健知识为孕期保健及胎教常识,其次为孕期饮食及作息,再次为胎儿监测;孕中期最想获取的保健知识为胎儿监测,其次为孕期用药及性生活,再次为孕期自我监护;孕晚期对分娩方式选择、分娩前准备、产褥期护理及新生儿喂养及护理的需求较高。见表4。

image.png


2.5 孕产期心理保健需求 

调查显示,在遇到心理困惑时,孕妇最先选择自我调节(44.2%),其次向丈夫求助(31.9%),再次向父母求助(21.8%)。79.8%的孕妇愿意接受孕产期心理健康筛查,65.4%愿意接受孕产期心理保健服务。希望获得的孕产期心理保健内容前3位分别是“孕期常见心理问题及保健指导”(65.4%)、“产后抑郁防治指导”(45.2%)和“孕前心理保健指导”(29.8%)。希望获取孕产期心理保健知识的途径首先是宣传资料(37.2%),其次是孕妇学校课程(27.7%),再次是医务人员讲座(21.9%);孕妇希望提供孕产期心理保健服务的机构主要为社区医院(45.2%)和妇幼保健院(41.5%);最希望由妇女保健医生(44.7%)提供孕产期心理保健服务,其次为妇产科医生(22.9%)和心理医生(22.3%)。影响孕妇到心理保健门诊就诊的首要原因是医生态度(63.8%),其次为等候时间(53.7%),隐私保护(48.9%)、交通便利性(47.9%)、医生专业水平(46.3%)和费用(46.3%)也是主要考虑因素。

3  讨论


近年来,高龄二胎孕妇的心理健康问题受到广泛关注。相较于非高龄孕妇,高龄孕妇的妊娠并发症及合并症发生风险更高,剖宫产、早产、胎儿畸形等发生率也更高,所以高龄孕妇在妊娠期间更易发生焦虑、抑郁等心理问题。相关研究显示,家庭关系、对二胎的性别期待、孕妇对胎儿健康的过分关注、孕妇睡眠质量差等也是影响高龄二胎孕妇心理健康的常见因素[6]

国外调查显示,孕产妇中有近1/5会发生产后抑郁,而少数产后抑郁患者还可进一步发展为产褥期精神病,病情严重者还可能有自杀倾向[7]。Whitehead[8]报道显示,高龄产妇的产前、产后焦虑发生率分别为29.2%和32.3%,产前、产后抑郁发生率分别为31.7%和36.9%,各组数据均高于非高龄产妇。卢韦等[9]采用症状自评量表SCL-90对512名妊娠期妇女的心理健康状况进行评估,发现其强迫症状、偏执得分与全国常模接近,但焦虑、抑郁、敌对、恐怖、精神病性、躯体化、人际关系得分均高于全国常模值;胡峦等[10]报道显示,高龄二胎孕妇的焦虑和抑郁发病率分别为24.03%和13.64%。本次调查显示,高龄二胎孕妇的焦虑症状为23.9%,抑郁症状为13.8%,与前述报道结果较接近。虽然被调查孕妇的焦虑、抑郁程度均以轻度为主,但总体孕妇心理健康状况并不理想,医护人员应主动了解孕妇的心理健康状况,并有针对性地给予心理疏导,以缓解孕妇负性情绪。

孕妇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发生与孕妇自身及外界因素密切相关。本研究通过单因素及多因素分析显示,文化程度、家庭月收入、夫妻关系、婆媳关系、是否计划妊娠、对胎儿有无性别期待均是高龄二胎孕妇妊娠期焦虑、抑郁的影响因素。相比低收入家庭,家庭月收入较高(>10 000元)孕妇的焦虑、抑郁发生率更低,这可能是因为从孩子的孕育、出生到成长,需要耗费家庭大量的精力及金钱,所以家庭月收入偏高的孕妇对二孩到来时经济压力发愁更小;相比文化程度较低孕妇,文化程度较高孕妇在社会地位、经济收入、学习能力方面通常更具优势,了解掌握的妊娠相关知识更多,所以更能从容面对二胎孕育过程;夫妻关系或婆媳关系不和睦难以让孕妇在妊娠期间获得充分的心理及情感支持,更易产生孤立无援的心理感受,所以更易产生负性情绪;非计划妊娠孕妇在心理、物质条件方面可能尚未做好充分准备,较易产生焦虑情绪。

了解影响高龄二胎孕妇心理健康状况的相关因素,对于指导临床采取有效的心理干预措施,有针对性地给予产妇孕期保健服务,促进孕妇心理健康具有重要意义。国内有报道指出[12],在孕产期对孕产妇开展系统性的心理健康教育,有助于增强孕产妇心理应激承受能力,减轻焦虑、抑郁、恐惧等负性情绪,开展健康宣教,让孕妇充分掌握孕产期相关注意事项,能够有效增强孕妇自信心,稳定情绪,提高自然分娩率。虽有部分孕妇认为孕期保健知识没有帮助,但多数孕妇仍希望通过医护人员获得更多的孕期保健知识,并且希望从孕前既能掌握一些孕产知识。本次调查发现在妊娠不同阶段,孕产保健知识需求有所不同,孕早期对孕期保健及胎教常识、孕期饮食及作息的关注度更高,孕中期则重点关注胎儿监测,孕晚期最想获取分娩方式选择、分娩前准备、新生儿喂养及护理相关知识。这与相关报道[13]结果基本一致。虽然孕妇各阶段保健知识需求侧重点不同,但不论哪个阶段孕妇对胎儿的关注度都远超过孕妇自身。反映出多数高龄二胎孕妇在孕产期都将注意力放在胎儿身上,而对自身生理及心理变化不够关注。在未来的临床工作中,应当根据不同阶段孕妇需求,有针对性开展保健知识健康宣教,让孕妇能够全面、系统地掌握妊娠期保健知识,增加孕妇孕产期安全感,稳定情绪,促进身心健康。

本次调查显示,多数高龄二胎孕妇都愿意接受孕产期心理健康筛查,而愿意接受孕产期心理保健服务者仅有65.4%。在孕产期遇到心理困惑时,高龄二胎孕妇会首先行自我调节,仅有1/2的孕妇会向配偶或父母求助。表明高龄二胎孕妇虽然对孕产期心理健康有一定的关注度,但多数仍未引起足够重视,这可能与高龄二胎孕妇已有生育经验有关,认为自己既往的妊娠及分娩经验能够应对各种问题,所以面临困惑时更倾向于自我调适[14]。在心理保健内容方面,多数高龄二胎孕妇最想获得“孕期常见心理问题及保健指导”,想获得“产后抑郁防治指导”者也相对较多。表明高龄二胎孕妇对孕期及产后心理健康的关注度较高,临床应将这两项内容作为高龄二胎孕妇孕产期心理保健服务的重心,提高对孕期焦虑、产后抑郁的认识,帮助其及早识别异常并积极地进行自我调适,从而增强其自我保健能力。对于获取孕产期心理保健知识途径的选择,宣传资料占据首位,其次是孕妇学校、医务人员讲座,可见宣传资料这一最简单、最直接的知识传播途径仍然广受孕妇欢迎。社区医院、妇幼保健院是高龄二胎孕妇首选的孕产期心理保健服务机构,这可能是因为社区医院、妇幼保健院通常为孕妇的产前检查医院,且这类医院一般较为近便,出于交通便利性考虑,减少路途奔波,社区医院和妇幼保健院成为了孕妇的首选。对于心理保健服务提供者,高龄二胎孕妇首选妇女保健医生、妇产科保健医生,这主要与孕妇首选社区医院及妇女保健院作为心理保健服务机构有关。调查还显示医生态度是影响孕妇到心理保健门诊就诊的首要原因,其次为等候时间,对于隐私保护、交通便利性、医生专业水平及费用的考虑也较为普遍。由此可见,孕产期心理保健服务除了要求保健医师具有扎实的心理学知识及孕产期保健、育儿医学知识外,还应做到态度亲切、和蔼,才能让孕妇放下心理负担,主动倾吐心理困扰并寻求帮助[15]

综上所述,高龄二胎孕妇在孕产期普遍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焦虑、抑郁情绪,文化程度、家庭经济条件、家庭关系等是其焦虑、抑郁的影响因素。不同阶段的保健知识需求有所不同,多数孕妇都有着心理保健需求,围产期保健人员应在开展健康教育时有所侧重,同时还应积极为高龄二胎孕妇提供孕产期心理保健服务,以保障孕妇顺利度过从妊娠到分娩这一特殊时期。     

本文来源:《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2023年第5期


来源: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
作者:赵  辉     翟君丽     张  贞     吴  妮     樊  霞     王小琴
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